创建你自己的“拼图式”记忆方法

学习啦  斯祺   2019-04-29 14:59:07

  记忆是一阵阵风,随时都可能烟消云散,还是你头脑宫殿里生根发芽的一株株顽强植物?我们常说“博闻强识”,一个学习能力强的人,不仅阅读量大、见识广博,还需要有强劲的记忆能力,能够让各类知识在头脑里分门别类、安营扎寨。

  记忆力好的人,往往能把见到的事情、阅读的书,经历的见闻,快速变成头脑中的知识,进而形成自己的见解,然后发育成自己独特的能力。培养孩子高效的记忆能力,是给孩子打下学习基本功的重要一课。

  “您能一口气说出多少个欧洲国家的名字?”

  在为了某期教育专题做采访时,刚一见面,周晓超老师就给我出了一道题。我有些发愣,做了这些年记者,好像第一次有采访对象一上来就“出考题”。

  周晓超是北京第二实验小学的“道德与法治”教师,他戴着一副茶色眼镜,似笑非笑的神情不小心透露出性格中活泼与“狡黠”的一面。38岁的他已经有20年教龄,但时尚的装扮和随时准备打破人们固有见解的愿望,使他看上去年轻得多。

  我结结巴巴地说着“英国、法国、德国……”,说出二十多个国家名字之后,觉得头脑里的货架好像已经被人搬空了。

  “能不能再麻烦您,按照刚才的顺序,把您提到的国家再说一遍?”周老师又提出了一个要求。

  这下子我更为难了,重复了四五个名字,就完全迷糊了。

  周晓超老师启发我,“您第一次提到这些国家时,是按照什么顺序在说呢?”

  我想了想, 自己好像是不知不觉中,先按照最近一次去欧洲旅游的顺序在说国家名字,接下来的记忆就比较混乱了,所以很难再重复一次刚才的排列顺序。周老师不再“为难”我,他向我解释说:当我们没有用可靠的方法来梳理头脑中的信息时,这些随意散放的信息,比较零散,也容易遗忘。

  周晓超教学生们背地名时,往往是用一堂课的时间,让小学三四年级的学生们记下中国34个省级行政区划,并且每个学生都能发明一套自己的记忆方法。孩子们获得的信息一旦进入了自己有意识的记忆编码系统,便很难忘记。所以有时候周晓超碰到十几年前的学生,学生给他打招呼的方式不是叫“周老师好”,而是开口就背诵一段当年在周晓超课堂上学习的口诀。

  从记忆的规律来说,人的记忆是分步的。任何一个信息进入到人的头脑,都需要首先被感觉到,然后进入短时记忆,短时记忆的信息需要我们付出专门努力,才能转化为长时记忆。这种记忆转换的能力,其实就是一种学习能力,因为一个人无论学习知识还是技能,本质上都是把对自己来说是全新的东西,变为熟知的内容。

  当我了解了周晓超老师上课的方法之后,觉得他关于“中国政区图记忆法”的40分钟授课,或许可以成为我们重视孩子学习方法的一个引子。我们可以跟随这种思路,来了解孩子们如何从对记忆方法毫无概念,到产生兴趣,再到在大人的引导下创造适合自己的记忆诀窍。

  周晓超的“中国政区图记忆法”课堂,从他朗诵的一首诗开始:

  醉于山

  辽宁千山,台湾阿里,

  惯看黄山云雾起。

  井冈庐山,三清龙虎,

  江西名山实难数。

  四山传佛,四山悟道,

  无我无为试谈笑。

  闻湖南武陵名天下,

  赏湖北武当神农架。

  熟识山川赞五岳,岂知雁荡有三绝?

  醉于天地兮乐悠,

  平生痴迷于仙游。

  周晓超会询问学生们:你们听过这首诗歌吗?知道他的作者是谁吗?学生们肯定没听过这首诗,因为这是周晓超自创的。不过不少学生能从中听出自己知晓的名胜,比如阿里山、黄山、武当山、雁荡山,但是当周晓超进一步询问这些名胜所在的省份时,学生们说着说着就不太有把握了。

  这样的一段开场,周晓超用自创诗歌引起了学生的兴趣,让他们从中听出了自己熟悉的知识,只是这样的知识经不起太多追问,所以从孩子的心理来说,经历了一个从“自以为了解”到“经不住追问”的过程,引起他们对即将学习知识的兴趣。

  周晓超很快切入到这堂课的主要话题——我们的祖国有多少个省级行政单位,并且如何全部记住它们?

  面对由34个省级行政单位组成的“大公鸡”地图,他首先让学生们主动讲述自己的记忆方法。

  有的学生提出“长江黄河流域记忆法”,根据两条主要河流来记住相关省份;有学生提出“顺序记忆法”比如从北向南、从东往西来记忆;有学生提出“吃货记忆法”,根据各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著名小吃来记忆地区;有学生提出“象形记忆法”,比如青海像只兔子、云南像只天鹅;也有同学提出“车牌记忆法”,按照各个省级单位车牌上的简称来记忆,比如赣、鄂、湘、滇……

  对于学生提出的方法,周晓超会首先表示赞同,鼓励他们按照自己的方法尽可能多地说出省级行政区划的名字。但是他会保持追问,“长江黄河流域记忆法”能让我们记住所有省级区划吗,东北三省、广大的南部地区怎么办?主张“吃货记忆法”的同学,你熟悉34个省级区划所有的小吃吗?“车牌记忆法”需要我们首先知晓各个省级单位的简称,如果这个知识我们是陌生的,我们是不是还得先学习很多陌生知识,才能达到记住34个省级区划的目的?

  周晓超的追问,是希望学生在记忆的时候,明白几个基本方法:

  1

  从自己喜欢的记忆方式入手,提出象形记忆法的同学往往是因为自己擅长形象记忆;提出流域记忆法的同学,往往对河流比较了解。所以首先要鼓励每个人从自己感到舒适的记忆方式开始学习。

  2

  一种记忆方法往往并不完美,所以我们不要拘泥于某一种方法,而是根据实际需求,来搭配几种不同的方法来达到记忆的目的。比如提出“长江黄河流域记忆法”的同学,流域之外的其他省级区划,可以通过他熟悉的名小吃记住七八个省,再通过顺序记忆法记住其他的省。把中国地图看成大公鸡的同学,可以很快记住鸡头、鸡背、鸡尾、鸡脚所对应的省级行政单位,但是这只“鸡”的五脏六腑可能需要他用“故事记忆法”来编个小故事记住。

  很多知识我们觉得容易忘记,是因为头脑里缺乏足够多的线索来记住它们。短时记忆的一次容量有限,如果能将同一类的知识组成?,再将这些?榘峤喽杂Φ目蚣芾,我们头脑里能搜寻的线索大大增加,便有利于我们将之形成长时记忆。

  3

  通过旧知识来学习新知识。周晓超以“车牌记忆法”为例,如果学生只知道12个省份的简称,那这12个省可以用此记忆法。其他不知道简称的省份,就不要生硬地用这个方法了,而是找寻另外自己熟悉的点去记忆。也就是说,当我们学习时,“尽量利用我们已有的知识作为桥梁,来获取新的知识”。

  4

  当每个人根据自己的特点,将不同的记忆方法组合起来记住34个省级区划后,周晓超建议大家把它编成口诀,或是唱成歌谣。这个编排的过程,实际上是在激发每个人头脑中已经积淀的独特的知识构造与个人经历,编好的口诀和歌谣是每个人自己的“密码”,既便于记忆,又有着个人独一无二的印记。不少人的第一反应会觉得编故事没用,是因为这种方法往往是编的人自己明白,旁观者却觉得是一个额外信息,反而干扰了要记住的知识。但是每个人在编排故事记忆时,提取的是自己已有的信息,所以对于形成自己头脑里的记忆框架是有好处的。

  所以周晓超的课,不是要求所有学生用统一的方法来记住某样知识,而是激励大家将记忆的方法罗列出来,再来看看它们对自己是否有用?如果某种方法有用,它能发挥作用的限度是多少?在它不能发挥作用的地方,我将用什么其他方法来弥补?

  这堂课有很重要的一部分时间,是让学生们分小组讨论。每个学生向小组同学讲述自己的方法,编排自己的口诀或歌曲,或颂或唱,大家互相倾听,也互相启发。当一堂课结束时,很多同学都有了自己的“中国政区图”记忆法,周晓超会把这些年教学下来积累的比较好的口诀告诉大家,但仍是鼓励学生根据自己的特点来学习。由于课堂上每个人的所得都不一样,是几个不同记忆方法的叠加,学生们就像在创造自己的拼图一样,将适合自己的方法拼在一起。在某种程度上,每个学生都在发明自己的“拼图式记忆法”。

  成人则在这个过程中,引导孩子“发现问题”(比如孩子会觉得:原来我喜欢的记忆方法并不能记住全部内容)——“建立假设”(比如:如果我将这三种方法放在一起,会怎样?)——“尝试错误”(有些地方就是记不下来,或者编成歌谣不顺口)——“体验成功”。如果家长们能有机会将孩子们组成学习小组,再通过游戏或竞赛的方式来巩固对于中国政区图的记忆,这些知识就很容易成为孩子的长时记忆。

  一旦孩子意识到,学习方法是可以自己当裁缝来量体裁衣的,往往会有豁然开朗的欣喜。

【猜您感兴趣】
【创建你自己的“拼图式”记忆】相关文章
【记忆方法】图文精华
上一篇:科目四高效记忆方法
下一篇:考研冲刺,这3个记忆方法比较有效
学习成就梦想!— — 学习啦
欧洲杯2018赛程表